帐号: 密码:
星岛日报| 联网金页| 地产网| 财经网| 事事如意| A1中文电台|
推荐给朋友

都市特稿:经营家庭厨房有没有违法?

发布 : 2017-02-10 10:18:15  |  来源 : 加拿大都市报加东版  |  字体: [ ]

加拿大都市网

家庭厨房的外卖食物

【加拿大都市网】近年来,随着华裔移民和留学生的增加,除了大街小巷各式各样的中餐厅,大多伦多地区也涌现出一批又一批独具特色的“家庭厨房”,有些名声大噪,需要提前数星期预定。或许有不少人会疑问:加拿大有严格的卫生和食物管理条例,这些送上门的食物符合卫生标准吗?家庭厨房的经营有没有违法?相关部门如何监控?

本报记者 文琪

所谓“家庭厨房”,就是透过网络和现代通讯,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和爱好,给某一位制作者(家庭厨房)预订和等候独家制作的“私房菜”送上门。

提起“私房菜”这三个字,或许大家脑海裡会想到老火汤、三杯鸡、烤冷面、辣炒鸡架、手撕牛板筋、浓香酱骨、虎皮蛋、酸辣土豆粉、榴莲千层糕、椰子冻等这些佳餚或甜品,正是“只要你想得出,我就能做得到”,“足不出户,尝到家乡的味道”。

加拿大都市网

全家出动经营厨房

在多伦多,蓬勃兴起的家庭厨房火红火旺,令华裔华人可以吃遍中国各大菜系。能造就这种兴旺的原因,一是有些地方小食、特色小吃并没有纳入餐厅的经营,或者餐厅出品的食物风味与原汁原味相差甚远,其次就是送菜上门。很多的家庭厨房,透过网络或移动平台直接将生意做到每个家庭裡面。从出品水准看,他们有的可以媲美餐厅的味道,有些则反响一般,颇受争议。有些价格比餐厅便宜,有些则定价昂贵,号称一分钱一分货。

Ann是多伦多一家专营东北面点的家庭厨房的小老板、主厨、送餐员和“半职妈妈”。她调侃称自己这个妈当的是半职的,因为还有一半要分给自己经营的家庭厨房。“我先生每天工作很忙,我们没有父母帮忙照顾小孩,他赚的也不多,现在多了一口人,我若完全不上班日子就过得很紧张。经营家庭厨房是既可以补贴生活又可以兼顾宝宝的最好办法。别的不敢说,但我的面点手艺绝对是可以开店的。并且我崇尚健康饮食,我做的东北家常菜油不大,也会使用低纳盐,这些是外面很多餐厅做不到的。”

哄着孩子,Ann带本报记者参观了她的厨房:有两台立式双门冰箱和一个冰柜 ,一台冰箱家用,另外两个一个储存新鲜蔬菜,一个储存做好的速冻面点,裡面整整齐齐码好了已经包好冻起来的饺子、馄饨、手擀面和包子。“这些都是今晚上预定菜品的原材料和要去送货的速冻。我这三台冰箱还不算什么, 我知道一家做千层蛋糕的店,她家裡有七八台冰箱,”Ann说。 

大多伦多地区盛行的家庭厨房,除了年轻的新晋妈妈、留学生主力外,还有婆婆主力军。这些透过孩子们申请过来的长辈,空闲的时间在自家厨房做菜出售,帮补家用,乐也融融。时至今日,家庭厨房的经营范围不止局限在家常菜,特色蛋糕、各式甜点,甚至自制糖果,都可以在网上买得到。

家庭厨房食品安全存隐患

针对家庭厨房是否合法,安省健康医疗部发言人David Jensen透过电邮回应本报记者,“在安省,任何想要从事食物领域生意的人,不论是食物的准备、制造、存储,还是加工、运输、售卖,都需要按照法律,向所在地政府健康衛生部门的衛生官员报备并获得‘食品经营场所许可’(Food Premise Regulation )。”

根据多伦多市政府提供给《加拿大都市报》的一份关于共享经济和网络食品行业的简报显示,政府目前正在紧跟网络技术的革新,以及人们对于更便宜更方便的食物的追求趋势,需要关注消费者对于订餐、用餐方式选择的变化,同时思考如何应对在监管方面给政府衛生部门所带来的挑战。

多伦多衛生局(Toronto Public Health)在回应本报询问时称早已注意到人们在私家厨房购买成品食物却忽略了食物处理及安全的趋势。根据市府提供的网络食品行业的简报显示,这个趋势不止在大多伦多地区,在卡尔加裡、温哥华、渥太华以及蒙特利尔都有非常迅速的增长。

记者在本地的一些留学生论坛上了解到,不少学生不单止喜欢光顾价格相对低廉又提供送餐服务的家庭厨房。还有一些学生发帖询问开家庭厨房的可行性,试探市场对某类食物的反应。对此多伦多衛生局强调,食品经营场所条例适用于任何用于准备和售卖食物的场所。同时,安省健康和促进保护条例(HPPA)也明确:任何有意从事食品行业的人,需要通知当地的衛生官(Medical Officer)。在个人家中从事食物的准备和售卖需要达到食品场所条例的要求,经营人需要配合公共衛生检查员随时上门检查食品场所运营许可。

根据一项针对性调查资料显示,个人家中制作和售卖食物有许多潜在的风险。食品经营场所条例规定,食物必须按照规定,在特定的环境下准备、储藏、运输,并合理处理才能确保食用者没有食物中毒的可能性。

多伦多市政府的共享经济和网络食品行业的简报显示有研究表明,家用厨房,尤其是在用于小范围的食物制作中是最容易出现安全隐患的。根据欧洲,北美,澳大利亚,新西兰的调查报告显示,食物中毒的大部分原因是因为食品的准备过程中有不当的行为,自家使用的厨房是食物中毒的第一爆发地。

加拿大都市网

安省华商餐饮会会会长陈勇仪

安省华商餐饮会会会长陈勇仪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专访时表示,做饮食方面的工作,考虑最多的就是食物安全。虽然说许多家庭厨房声称自己做饭的地方打扫的非常干淨;洗菜、买菜都很讲究,但始终操作者都没有衡量标准和专业知识。“根据目前餐饮业的法律法规,买来的食物产品都需要经过审查,同时操作食物的人员要经过专业培训。尤其对于像中餐这样工序复杂、种类繁多的菜式来说,家庭厨房的小作坊式操纵始终是有风险。我们经营餐厅,每个厨师都经过专业的衛生培训。肉和海鲜的储存、制作温度、食物的存放和处理都很有讲究。在家制作可能疏忽掉的因素非常多。

加拿大都市网

已退休多伦多衛生检查官Jim Chan

私人住宅, 政府严查有难度

已退休的前多伦多衛生检查官Jim Chan表示,多伦多衛生局一直透过社交媒体表达对家庭厨房衛生安全的关注,他称政府招聘了有多元文化背景和多语言能力的衛生检查官,对多伦多地区不同族裔习惯使用的网站进行调研。“家庭厨房的问题长期以来不止是在多伦多,在加拿大各大城市都始终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多伦多副市长黄旻南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政府对家庭厨房的调研一直在进行,并有评估流行趋势潜在安全风险,以及参考加拿大其他地区如何处理这个问题。“相关部门已经锁定了一些正在做网营家庭厨房的商家,用专门的工具去评估是否需要进行公共健康干预。同时,我们也已经向多伦多法律部门、城市牌照发放部门以及安省健康及长期护理厅等相关部门做了咨询。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个更为正式的回应发布在多伦多衛生局的食物健康网站(DineSafe website)。”

对此陈勇仪解画道,政府部门一直关注但难有大动作。“市府部门一直人手紧张,餐厅这么多,一个衛生检查官要管很多餐馆,一个人一天要跑好几家餐馆去检查,更别提没牌照的私营家庭厨房了。多伦多衛生局的确有关注家庭厨房的现像,也做了一些工作,有听说过希望有人举报,再就是在网上关注,看一些广告,花许多时间去找线索。但受很多限制,最后查出确切结果的很难,可能都是不了了事。”

已退休衛生检查官Jim Chan回应说,“这些家庭厨房都是比较小型的商业运作模式,最初可能只是喜欢做饭,或喜欢彼此间分享或交换菜谱,招待亲朋邻裡吃饭,渐渐演变成了食物售卖,赚取额外的补贴。他们通常非常谨慎,不会透露地址,也不希望客人上门取餐,或只做送餐。同时他们更多的使用手机,不像座机容易追踪地址。除非有人举报了确切的地址,否则我们要查一个家庭厨房要花很多时间。”

Jim续称,在过往的工作中,存在已久的家庭厨房问题最大的查处难度就在于衛生检查官不能随意进入私宅进行勘察,即便拥有证据,只要屋主不允许,就不能进入民宅。通常衛生局接到了投诉就必须进行调查,并且按照规定也必须对被审查对像说明来意。因此通常只有两种结果。

“一是我们上门了,在门外表明来意,屋主禁止我们入内审查。或者有看到他们正在烹饪,他们会说只是给自己家人食用,并不承认在经营家庭厨房。我们只能口头警告,说明相关法规,并不能够做更多。哪怕在现场看到了双方交换钱,也难以证明这个钱是用来买厨房的外卖食物。”


多伦多公共衛生局副主任Sylvanus Thompson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政府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虽然(我们)不能取证什么,但衛生检查官通常会先告知家庭厨房的操作者相关法律法规,因为有很多人并不了解相关法规。“一个拥有合法食品场所营业执照的地方,除非他们有出现健康隐患问题,否则我们无权要求他们停止运营。但像家庭厨房这种小作坊,我们希望在我们的帮助下他们愿意整改,尽管很多情况下很难。如果依然不按照我们说的去做,我们可能会开出罚单。”

对此陈勇仪表示处罚的作用是最显著的,(人们)拿到罚单意味着要上庭,法官会根据情况宣判,这就是刑事上的问题。经营餐厅的人拿到了红牌都要上庭接受法官的审问,一旦政府真的开出了罚单将会是不小的麻烦。“这不是普通的告票,是一种刑事犯罪,并不是几百元就能解决的。家庭厨房这裡不止牵扯衛生法,还涉及到税法,是很麻烦的事。”

Jim Chan认为,省府应该修改相关法案,赋予衛生检查官更多的权利。否则再多的调查取证也只是不断地走老路,没有实质结果。Jim同时还提到,近年来市府财政预算紧张,不但有人员的消减,各部门的开支也有所减少。目前多伦多有16,000以上的食品经营场所需要定期的检查,然而只有82到84位衛生检察官,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还要再分出时间跟踪调查取证家庭厨房,有时需要数天去调查一个案件,这是非常难的工作。即便他已经退休,仍然觉得现在的情况比之前更为严峻。 

政府如何面对新挑战?

在移动技术盛行的当下,家庭厨房渐渐地从人人都可以看到的网络和论坛上转移到了相对隐私的朋友圈内经营,有些群组裡更是有数百人,每天会开通订餐接龙,即前一天提前统计第二天预定餐饭的人数和点餐的数量,方便食物的采买和准备,私人订制风味颇浓,堪比餐馆裡的回头客。最挑战传统的是好不好吃在群裡说一句,主厨立刻就能给你回应,也许第二天就会改进。这种方式不但亲民有效,也增加了政府监管的难度。

多伦多公共衛生局副主任Sylvanus Thompson表示,政府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研究各种网络订餐和下单平台。家庭厨房是一个地下的产业链,从来都不能拿到台面上来,但网络始终是它们滋生和发展的胜地。市面上正规的餐厅每年受审查多次,私营厨房不论在经营合法性上还是税务上都是政府的一大难题。虽然他个人认为,未来网络平台若禁止无牌照的私人厨房做广告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他不确定大众是否会认同这样的做法。

加拿大都市网

多伦多副市长黄旻南

多伦多副市长黄旻南则表示,颠覆性的科技让更多的小商业能够蓬勃发展,这是政府要去支持的。但小型商业如何合法经营,网上盛行的家庭厨房如何为人们提供足够干淨、衛生和安全的食物,这是政府衛生部门的职责。这个挑战政府有绝对的责任。“但是网络的监管涉及到更多的法律问题。目前我们的衛生部门正在与其他相关的部门共同调研家庭厨房的相关问题。网络管制很复杂,因为牵扯到方方面面。我们政府不止是要提供更为完善的规章制度,还要强有力地执行这些规定,”


安省健康医疗部发言人David Jenson对《加拿大都市报》记者表明,网络分享经济下的售卖是安省经济组成的一部分,就像网上租房、网上打车一样,都在逐渐地改进著相关的法律法规。安省政府正在发展各项提议支持经济发展,同时提倡公平竞争环境,确保公平纳税和保护从业者以及消费者。

多伦多市政府提供的网络食品行业的简报还称,共享经济下的网络订餐和家庭厨房已经得到了各级政府的关注,未来有可能会有专门针对于此问题的立法出现。多伦多衛生局会继续监督管理,迎接挑战,对各界提出的咨询、质疑、以及投诉。他们已经成立了由公共健康监察员组成的专门团队应对此问题,并且出台了风险评估表格,专门测评风险。另外,有些没有牌照运营的私家厨房名单也已经被详细记录在案有待审查。

对于家庭厨房的收费,有人在网络吐槽定价高,也有人认为选择好了家庭厨房,常能买到物美价廉的东西。还有人认为食材难寻的食品,贵也有一些道理。陈勇仪对此表示,便宜与贵,与个人消费水平有关系,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销路和市场。“家庭厨房若售卖其他地方难以买到的食物,只有他会做,有独一性,那么价高也会有市场。敢定高价的,一定是有信心有销路。有人就是喜欢买家庭厨房独特,所以愿意付高价。”

Jim Chan也表示,家庭厨房省去了租金的成本,价格本应更低。很大程度上,家庭厨房也抢了正规餐厅的许多生意。但对于家庭厨房高价的特殊食物,他较为看重的是食品的来源。不论做任何食物相关的生意,无法证明原材料来源也会受到整治处罚。他表示在过往的职业生涯中,一些超市贪图便宜,在家庭厨房进购价低的成品食物,在检查中被发现难以证明食品来源,因而受到了惩处。他认为虽然大部分家庭厨房的食物价格较低,但并不符合衛生部门的审查手续就大范围售卖给消费者是非常不提倡的“不合法”行为。

投诉和监督是市民的义务

被问及如果看到朋友圈有人在经营家庭厨房,是否应主动举报,陈勇仪表示,作为消费者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这样的意识,因为这与大家的食物安全息息相关。“税务是政府的事情,但家庭厨房,吃完以后对生命安全有没有影响更重要。但如果我没有确凿的证据,没有尝试过某家庭厨房的菜肴,我不会出手。光看到是没用的,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真的用到了,吃到了,我会告诉相关部门投诉申请监管,因为这是消费者权益的一部分。”陈勇仪提醒大家不要忘记,家庭厨房始终不是政府检查过的认可的。合不合法好不好吃都不讲,食物的来源、储存和制作是不是够足够安全大家应当谨记于心。

Jim Chan呼吁广大市民,对家庭厨房的举报是对政府部门的工作是非常有帮助的。他称,目前可以通过电话、电邮或网站(DineSafe )进行投诉。投诉人的信息将不会被透露。一旦一个投诉被提交,就必须有相应的结果。Jim说:“市民有责任和义务为公共衛生安全做监督。但是取证的困难依然存在。目前为止没有一宗举报案例衛生检查官可以成功进入到私人住宅进行勘察。因为通常省府的法官不会颁发搜查令,原因是‘该类事件没有严重到需要入室搜查取证’。但是大众的监督和举报能够让目前在网络肆意盛行的家庭厨房从业人员有适当的收敛。”

加拿大都市网

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副主任Sylvanus Thompson

多伦多公共衛生局副主任Sylvanus Thompson表示,希望有更多的人,哪怕是普通人都能够接受食物安全操作培训。“政府衛生局网站上,有想从事餐饮行业和参与经营的人所需要的信息。我们希望市民们配合政府确保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消费者都符合法律法规的要求。我们也会通过社交媒体平台宣传正确操作食品的方法以及网络订餐和健康饮食的相关信息。”

家庭厨房想让自己合法化申请到经营许可非常难。陈勇仪表示,如果家庭厨房都能轻而易举地申请得到经营权, 那么对市面上那么多餐厅的经营者不公。“餐馆是有从头到尾的检查,家庭厨房则不止看家裡做饭的地方,还要检查来货,冰箱,清洁衛生等等,检查的范围很广。尤其家庭厨房也涉及到送餐,对食物温度保存等也有要求。一个家庭想要拿到这个许可的可能性很低。”

Jim Chan则称,首先私人住宅没有商业用途就是家庭厨房合法化最大的难题。这一条过不了,下面的都不用说了。当然,不排除有很多家庭厨房经营得不错,最后开了一家或数家餐厅。Jim表明这是聪明之举。他认为这其中最重要的差别除了法律法规,就是保险问题。“当正式的经营一家餐厅,能够有保险做保障。自己开家庭厨房,方方面面受不到任何的保障”。

餐厅是专职经营,家庭厨房不是。家庭厨房专盯某一块,资本小,做起来比较容易。对于的确有家庭厨房最后转变为正式经营的餐厅,陈勇仪觉得也许经营餐厅远不如经营家庭厨房赚钱。“家庭厨房没有生意可以选择不做,餐厅不能。打理一家餐厅需要很多精力,开销也非常大。家庭厨房可能只是针对一小部分有著特殊口味的消费者,而餐厅面向数以万计的客人。家庭厨房投入的资本小,但餐厅从装修到人工水电和应对政府的监管,暖气冷气一直要开,水电气也是很大的开销,会增加非常多的开销和工作量。除非家庭厨房有足够多的客源,否则变为餐厅的难度很大。”

加拿大都市网

网论家庭厨房是否靠谱

 绝大部分家庭厨房都是学生开的,可能喜欢做饭朋友又给面子觉得自己手艺不错,一激动开起来又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能过半年的太少了。不交房租,人工还是自己的,不用报税保险食品执照设备维护,一个菜就凭不确定的新鲜就卖的比餐厅贵50%-100%,我是接受不了,倒是有一两个甜品家庭厨房还是不错的,有外面买不到的东西 ,也能坚持下来。”

 家庭厨房不适合提供太多品种,简单的几个比较好,因为客源相对不稳定。饺子,包子等比较适合家庭厨房。

 家庭厨房生意不容易,赚个小钱还凑合,赚不到大钱。

 吃家庭厨房的,也别要求太高,关键是干淨衛生,能吃饱。要求高些,最后去饭店吃。

 现在家庭厨房卖的都比餐厅贵 我也能理解 因为人家做的都是私人小厨料理外加送餐 。但是我个人觉得味道并没有比餐馆的好,也就是说性价比低。 当然了,省了你大冬天出去吃饭的烦恼。

 普通住宅是不让作为买卖餐饮商业用途的,更别说没有衛生检查,自己说自己再干淨用心也是违法的。

 家庭厨房的材料大都来自民间超市,成本本来就没有优惠。如果新鲜又好吃,贵一点点我还是认为值得的。

 另外我点的主要是负责北约克附近的家庭厨房,服务对像是留学生,价格普遍偏高,一份饭15块,一份就可以送,味道中规中矩,就是衛生还行,感觉菜和肉都是新鲜的。”

 我觉得家庭厨房一般都是比较喜爱做饭的人开的,所以他们非常在乎自己的厨房,会用心的去清洗材料,会用心肯花时间去给客人做饭并服务,饭菜的质量会有保障。而且他们的材料费应该会更高。还有就是他会给你一个更加private的空间,让你能更放松。

 我算是经常吃家庭厨房的。比较有发言权,虽然家庭厨房比餐馆贵,比餐馆难吃,但是我吃过的没拉过肚子。这是最神奇的地方。家庭厨房大部分比饭店注重口碑,很多人在我点完以后都会发微信问我好不好吃、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这是我觉得比较好的。”

C01
关键词:家庭厨房   
« 特稿:加国生活有纠纷 请仲裁员帮你度难关 案列:租客玩弄制度 不付房租白住18个月 »

相关新闻

评论

称  呼:
内  容:

相关信息

内容简介:
   

每周热门文章

焦点回放

  ·  家居照片拍的靓 房子变身『万人迷』
  ·  移民故事:从零开始 10年加国奋斗路
  ·  微信悄悄更新4个功能 实用到哭
  ·  中国夫妻不买房 160天花60万带孩子游南极
  ·  地缘政局紧张 投资前景波动
  ·  杨凡专栏:多伦多政府考虑干预房屋租金市场
  ·  都市报特稿:在国外患病或受伤了怎么办?
  ·  复活节长周末出行必备:哪里开门哪里关?
  ·  中国小留学生讲述:我得厌食症的减肥经历
  ·  传统医学大会 | 聚焦疑难杂病 关注科学养生


朋友的一句话:“来加拿大,我们的心态一定要归于零”,至今让我铭记在心。

新闻头条

  ·  大批楼花反复炒卖 安省27日出辣招打击黄牛
  ·  华女长留老家失加永居权 越洋上诉遭驳回
  ·  回流原居地 中国最多人海外申领加护照
  ·  大麻合法化法案: 18岁可种食 入境仍禁携带
  ·  华裔申请养子移民 被揭原是外甥驳回
  ·  又一公寓烂尾 逾200人置业梦成空
  ·  美联航暴力对待华裔乘客 全球声讨CEO道歉
  ·  YouTube视频传正能量 万锦女孩年赚750万